英国人:贵族是国家稳定的一部份

【环球时报驻英国特约记者 穆积山 本报记者 白云怡 ●丁雨晴】"又一位世袭贵族'当选'议会上院议员,但却使人感到苦涩。"英国网络时事杂志spiked7月20日刊文称,自英国前首相布莱尔在1999年对上院实行"半改革"后,上院的世袭贵族人数从647人骤降至92人。当这92人中有人去世或辞职,同一政治派别的其他贵族议员就会挑选继任者。世袭议员沃波尔今年6月辞职后,许多人争着弥补该空缺。10名贵族提交了申请并罗列出各自优点,比如有人自称是"古典吉他手、雕刻家和园丁"。上院议员没有薪水,但每出席会议一天,可领300英镑补贴。他们的职责是检查并对下议院的文件、法案提建议,没有决定权。

该文章认为,这类递补选举制度荒唐可笑,继续存在的世袭贵族"应当引发任何相信民主的人士的愤慨"。该观点引来诸多英国读者留言,有人支持,也不乏反对者。有读者认为:"鲜有国家是纯洁的民主国家。通常都通过权利制衡以保护少数人免遭多数人的侵害。"还有人直接说:"我更相信上院,而非下院。"

英国人对贵族的看法是甚么?曾在英国议会给不同政党提供政策分析的马克-皮纳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表示:"举个例子来讲,如果德国人被问起甚么令他们最自豪,回答多半是产业技术和经济实力;一样的问题,法国人可能会说法兰西文化;而英国人成熟的答案归根究竟是'稳定'。不管风云如何变幻,17世纪以来的英国社会,基本保持稳定。"皮纳进一步解释说,在英国人眼中,这类稳定就是用君主、国会、福利体系等关键词串起来的。所以,作为上院的一份子,英国贵族自然被纳入"存在即公道"的范畴,而且他们也代表了一部份英国人提起来会感到自豪的国家历史。至于贵族是不是应当被集体取消世袭的荣誉头衔,英国老百姓没那末在乎,毕竟生活不会因此有甚么变化。

在皮纳看来,大部份人也不会由于结识贵族,或是与这样的家庭有了婚姻关系而觉得特别了不起。固然另外一方面,贵族都有自己的圈子,许多人常常在私立中学阶段就有了交情,普通人和他们交朋友也不是容易的事情。一位驻英国的中国媒体人认为,如今英国人不会向往贵族生活。他对《环球时报》记者说,"庄园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衰败,60多岁的人都会觉得那是历史文物,更不要提年轻人了。《唐顿庄园》在英国乃至没有太多年轻人看"。

文章来源:环球时报 责任编辑:黄冈热线

新闻评论
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黄冈热线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黄冈热线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今日热评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:0713-8220000 技术服务:0713-8110000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黄冈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6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