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武:人民军队如何从小到大,以弱胜强?

从1927年南昌起义开始,一直到抗美援朝战争结束,共军面临的基本斗争态势始终如一,就是敌人不管在设备还是人数上,始终都处于优势地位,而共军始终处于设备低劣、缺少重火力支援、而且人数不占优的情况下作战。更重要的是,对共军来讲,一直到建国之前,除后勤粮秣可以从根据地获得一部份以外,弹药的主要来源始终主要来源于缉获。

这类条件下,共军的选择实际上是有且只有一个,那就是必须尽量打消灭战。只有成建制的有效消灭敌人,才能取得敌人的辎重、弹药等后勤物质来补充自己。

因此,从土地革命战争时期开始,共军就基本上确立了这个战术指点原则,即伤敌十指,不断断敌一指。哪怕是在战略态势上处于被包围状态,也必须寻觅战机,成建制的围歼敌人一部,来获得补充。这一点,相对来讲,中央苏区红军履行得更明确,也更好,而四方面军的战史中,击溃战的比例要更高一些。

这类战术指点思想致使的结果就是,共军的作战水平不但取决于自己,很多时候也取决于敌人。敌人的水平越高,共军成长、提高和发展得也越快。井冈山时期,共军的主要敌人是地方杂牌军,发展壮大比较慢。以后发展到主要和地方军阀作战,发展速度开始加快。中央军来了以后,共军发展壮大速度更快了。这其中的缘由不难理解。敌人的水平越高,意味着后勤补给物质越充分,越多,红军取得的缉获也就越多,发展起来也就越快。

这个战术指点思想的另外一个结果就是,共军对战场主动权的重视是空前的,始终要保证自己能够在战略上处于主动地位,只要能够把敌人调动起来,共军就有机会取胜。所以,共军特别重视运动战,也就是这个缘由。只有敌人动起来,就会出现步调不一致,有的敌人突前,有的敌人落后,共军就能够捉住其中一部予以消灭。所以,共军哪怕是进行战略防御,也要进行战术上的主动出击,来打破敌人的战略计划。

所以,共军最怕的敌人是两种,一种是不管红军如何调动,就是坚决不上钩,宁可推动速度慢一点,也绝不突出冒进,比如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歼,就出现了这类情况。国民党中央军虽然战略上处于进攻态势,但在战场上始终以防御态势,层层构筑堡垒,逐渐推动,就是不肯走出堡垒线和共军野战。第二种就是马家军那种,机动性比较强,而且主要是不携带后勤物质的,有机会就来打一下,没有机会就跑得远远的。所以,在共军战史上,第五次反围歼和西路军是两次教训沉重的失败经验。

文章来源: 责任编辑:萧武

新闻评论

版权声明:
·凡注明来源为“黄冈热线”的所有文字、图片、音视频、美术设计和程序等作品,版权均属黄冈热线所有。未经本网书面授权,不得进行一切形式的下载、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·凡注明为其它来源的信息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今日热评
不良信息举报信箱 新闻热线:0713-8220000 技术服务:0713-8110000 网上投稿
关于本站 | 广告服务 | 免责申明 | 招聘信息 | 联系我们
黄冈热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06-2017